您的位置:全民集運app >> 電子競技

CSGO BNB是如何從北美“混沌”灰燼中重生的?

2021-07-05 15:25:13文章來源:遊久論壇

{{userName}}lv{{userLevel}}

評論

評論

收藏

收藏
關注遊久電競
關注遊久網

  這些來自北美的選手想要證明自己在科隆並不是僅僅有一次機會而已。

  由於疫情時代的種種因素,北美地區的玩家基礎被破壞,只有少量頂層選手能夠代表北美出戰頂級賽事。如果仔細觀察,你會發現在疫情初期,北美還是有很多不錯的、有前途的隊伍,比如:Swole Patrol、Orgless、Chaos、New England Whalers和Triumph等。但是隨着Valorant在北美的盛行和ESL削減參加EPL隊伍數量以及缺乏俱樂部支持等原因,北美地區那些二線隊選手紛紛轉投新遊,僅有一小部分選手選擇留了下來。

  北美地區為數不多的有經驗的指揮之一——steel在帶領Chaos贏下兩個比賽的冠軍後也因為禁令被踢出隊伍,不得已轉投新遊。缺乏經濟保障的情況下,北美的選手一個接一個離開,就像是給北美CSGO棺材釘上了一顆又一顆釘子。

  隨着又一位指揮——vanity帶着leaf轉投Valorant,Xeppaa加入Cloud9,Chaos的陣容徹底分崩離析。Jonji和ptr找來Swisher、alter和Spongey重組了陣容,形成了現在的Bad News Bears。

  對於剛剛從Chaos的廢墟中走出來的他們,晉級到IEM科隆絕對是一段艱苦的路程:幾個月與相同不變的幾個隊伍訓練、參加儘可能多的ESEA現金盃來維持運營,然後通過ESEA Premier晉級到ESL Pro League。他們用自己的不懈努力證明北美仍然有隊伍沒有放棄,不僅僅是為了成績或者金錢來繼續競爭,也是為了能加入一個可以給他們機會去實現夢想的俱樂部而奮鬥。對於Jonji來説,這也是一個在他的隊伍解散後觸底反彈的機會,作為他從16歲就開始的比賽,科隆這個地方也寄託了他的理想。

  “作為參加比賽的一份子,同時這屆比賽又是迴歸線下的第一個賽事,對我來説就像夢想成真一樣。”Jonji説,“這次疫情對每個人來説可能在很多方面都很難。我想去的健身房關門了,隊伍(Chaos)剛剛證明自己可以和世界上任何一個對手較量就解散了,我們等待着去歐洲證明自己,這一段時間確實非常艱難。我一直在尋找新的方法來應對作為一名NA CSGO選手的壓力,並經歷一些我從未想過的事情。”

  Jonji提到的壓力背後其中一個關鍵因素就是他需要不斷地尋找一個俱樂部,儘管從早期的現金盃勝利開始,隊伍一直在取得好成績,最終贏得了ESEA Premier,贏得了EPL的入場券,贏得了IEM科隆Play-in的資格,但是他們仍然沒有俱樂部。

  Jonji説道:“我相信當DreamHack Open和線下比賽重新回到北美時,我們將看到更多的俱樂部回到CS項目,如果不是這樣,那麼我在Bad News Bears的經歷正在向每個人證明如果你真的想要做一些事情,沒什麼不可能的。你不許要總是懶散的等待,你可以靠自己和自己的雙手為自己開創一片未來。”

  這也不是空話,在不穩定的情況下,他們出發前往科隆之前與總部位於波士頓的Big Chillin(ESEA Premier的另一個組織)合作,發佈了限量版服裝,以幫助隊伍中的選手在國外旅行時提供資金支持。

  僅僅兩個小時,所有用的收藏品都賣光了。

  Jonji説:“這種支持挺不可思議的,在BNB的經歷賦予了‘興奮’這個詞新的含義。我們每天都要學習一些新的東西,練習表達我們的創造性,還要學習一些商業/管理技巧。”

  兩天後,Leetify宣佈他們將在IEM科隆和EPL的活動中贊助Bad News Bears,為他們提供資金支持和未來視頻內容的合作。

  對此Jonji表示:“Leetify與我們的合作讓我們覺得正在走向正規,感覺很好,我們將永遠歡迎任何想要合作的人。”